如何晋身绿领阶级?

如何晋身绿领阶级?GreenJob!GoodJob?

根据调查显示,约莫七成六的上班族有意愿投入绿能产业,但是却有超过半数的企业表示,目前不易徵选到具备足够专业的绿能人才。换言之,实际上晋身为绿能阶级的人并不多,究竟是绿能产业的标準太高?还是上班族异想天开?

IllustrationS:soledad Text:DOMINIQUECHIANG

  在色彩心理学中,绿色象徵着大自然,为人带来平静和安全感,并有助于安抚病人、消除紧张情绪。记得绿领阶级一词在2008年开始流行没多久,就碰上全球暖化导致气候异常天灾人祸不断,以及金融风暴所引爆的一连串失业潮、无薪假风波,而为了拯救生病的地球,绿能产业不仅成了解药,更是撑起未来经济的荣景希望。尤其在白领阶级优势大不如前、蓝领阶级又被大陆人抢着当的时代,儘管我们对绿能产业只有模模糊糊的概念,但绿领阶级听起来,就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。至少,如果可以保住未来的饭碗,不是令人大大地鬆了口气吗!而且还能改善地球环境,真是太有意义啦!  而绿色,却也代表着另一种心理意义,毫无经验的新手、幼稚无知。太过天真。英文字「Greenhorn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当我开始搜寻绿能产业的相关资讯,读着太阳能转换器、LED灯、晶硅电池效率……一个又一个陌生冰冷、难以下嚥的专业术语,忍不住在心中犯滴咕,怎幺要搞懂绿能产业比了解生命礼仪业还难?直到我开始放下心中那份对绿领阶级,过分投射的美好憧憬与想像力,用非常实际的角度来正视产业资讯,包括太阳能讲座主题、绿能培训班课程内容,以及人力银行所招募的职称头衔,不外乎都跟工程技术有关……才总算明白我的盲点所在。  以目前的现况而言,现今的绿能产业,其实就是传统製造业,也可以说是科技电子业,仍然停留在专业技术研发、生产製造销售层面,还没有成熟到需要创意行销、企划设计来发展品牌的阶段,也难怪许多非专业人士不得其门而入。就像买了张电影票,自以为正準备看一部温情文艺片,没想到实际内容却是理工记录片,铁定会一整个脸绿。今年五月开始投履历,决定从旅游业转战绿能产业的June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绿职缺到底缺什幺?  

  「当我讲述我对绿能产业的期许远景,以及我如何希望自己能实践未来美好绿色生活时,每个面试官都纷纷给予赞同表情,但是当他们检视我的履历表,发现我不具备电子产业相关背景时,却又纷纷面露难色。」June的这一席话,是最初引发我深究原因的动机。她感到气愤不已,因为她不仅熬夜苦读太阳能、LED灯等各种绿能资讯,还一连通过三关面试考验,却总是卡在最后关头。而她所应徵的职位并非专业技术人员,而是业务。不过为了公平起见,势必要听听其他的说法。  「基本上,想要进入绿能产业,若具有电子资讯相关科系学历,或是电子产业工作背景会比较快。如果想要应徵工程师,当然还是会希望他能具备太阳能电子原理的专业技术知识,或是曾经待过半导体产业,接触过类似的工作内容,才能够了解如何运作。至于业务部份,则希望能具备整合中下游製造厂商的能力,同时能迅速吸收专业知识,并懂得融合成绿能市场趋势,分析给客户听。」新日光能源科技人资部和1111人力银行发言人张旭岚,都不约而同地给了相同的答案。就实际面来说,要进入绿能产业的确需要专业技术门槛。  张旭岚更进一步表示,若不具备专业技术,倒是可以从基层的技术员做起。虽然技术员必须待在生产线上,但是薪水并不差,而且技术员必须经常跟研发部门合作,表现好的人其实可以很快升上助理工程师,是个容易被拔擢的好管道。再不然,就是发挥原有的专长,如行政会计,这些技能是不管到哪个产业都被认可的,也是每家公司不可或缺的职位。就算不懂得製造研发,只要懂得如何行销、如何将产品卖给客户,要当个称职的绿能业务也不难。此外,绿能阶级不一定指的是从事高科技产业,只要具备环保概念,如节电节能的消费性产品、替代能源服务,或是使用当地食材、不买进口产品减少碳排放量……都可以称得上是绿领阶级。  儘管她说的都是事实,却不见得是求职者想听到的答案,尤其是对于只把焦点放在绿能产业是热门趋势的人而言。在我的逼问之下,June终于坦承了一件事。

别把绿能当作葡式蛋塔  

  算一算,June面试了十家公司,约莫有五家公司都进入最后面试阶段。只是,每当面试官问她,愿不愿意先从国内业务开始下手,藉此慢慢熟悉整个产业环境,她都一口回绝了。只因为许多中下游厂商都位于中南部,而她却不喜欢用台语沟通,加上她满脑子只想负责国外业务。她希望能经常在国外跑。  「好吧,我想我对绿能的热情还不够吧。因为这些面试官的确有考虑过要录用我,只是他们希望我先从熟悉国内业务环境开始,但我就是不愿意接受。」虽然June非常固执,但她最大的优点是,勇于承认错误又有度量,面对朋友百般地刁难拷问都不生气。她不否认,她对绿能产业之所以产生兴趣多半是因为媒体大肆报导,因此心生嚮往,但是当她真正开始接触认识之后,才发现这个产业并不如她当初预期的那幺美好。最重要的是,她没想到转换产业不仅必须重新调整姿态,还得从基层业务做起,加上专业知识不足,更无法谈到令她满意的薪水,这些落差所带来的冲击都令她始料未及。  抱着跟June同样心态的人,究竟多不多呢?根据新日光能源科技人资部的回覆,其实还真不少!他们不仅经常遇到许多抱着赶搭热潮心态、前来应徵的求职者,有些人甚至会大胆在面试过程中提问:请问你们公司到底在做什幺的啊?完全毫无诚意可言,更犯了面试的大忌。如果妳在应徵前,不愿意先积极了解这家公司和这个产业,又如何能说服对方,妳真的能胜任这份工作呢?话说回来,透过多次面试经验,June倒是累积出一番心得。她表示,由于太阳能是新兴产业,国内正式发展不过是从这十年开始,这意味着资方也不见得是最专业的绿能人才。因此每一回面试,她一定会事先做足功课,熟读国外绿能产业资讯,讲出连面试官可能都不知道的趋势,成功博取对方的好感,熬到最后一关。只可惜她无法顺利与绿能产业交往,因为双方尚未达到共识。

发展绿能,需要时间与热情  

  「绿能并不是个可以一窝疯投入的产业。」张旭岚强调,如果妳只是看在未来会有钱的目标而贸进,一定会感到不快乐,因为直到现在,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人可以精準预估,绿能产业到底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完全发展成熟,即使当做投资,也没人知道何时能真正赚到钱。此外,太阳能光电板和LED灯由于造价成本昂贵,目前仍处于政府补助的阶段,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,距离全民普及化还有一段路要走。如同人人都知道环保很重要,但百分百身体力行的人却有限。因此,只能说绿能产业的发展空间很大,虽然可能得花上二十年才会达到技术成熟的地步,但是那一天也有可能转眼就到了。  因此妳应该要深思的是,不管要转行、还是要换工作,妳所追求的工作成就感究竟是什幺?这份工作成就感来源自哪里?妳又是否能在工作中彻底发挥自我实力?只要愿意努力又有热情,转业虽然辛苦,却非不可能任务。在国外,许多人之所以愿意投入绿能产业,就是因为他真心热爱绿色生活,真心相信绿能能改变世界,并从中得到满足。只要继续抱持着地球将会变得更乾净、更美好的想法,总有一天,无论白领或蓝领,人人都会成为绿领阶级。